【敖乡文化】作家看莫言获诺奖:让诺奖更好玩儿了


发布时间:2020-07-10 04:58:34 阅读量:79657 作者:远皓

王乾荣敖乡文化

回忆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后,《作家通讯》编辑跟一百多位中国作家约稿,请谈感想。后者均以即兴的简单话语回应,几乎众口一词认为,这个奖是中国文学和中国作家的荣耀。而刘震云说:“我有这么一种观点,不是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给了中国文学多大的荣誉,反而是中国文学给诺贝尔文学奖带去了一些丰富的东西。”赵本夫只说了一句话,“莫言获奖,让诺奖更好玩了”, 意思与刘略同。

不能说,众作家的观点是错的,因为那确实是一种荣耀,而且是莫大荣耀。但刘震云、赵本夫看到了众作家所忽略的另一面,难能可贵。

托尔斯泰没得诺奖,无损于托翁,却是诺奖的损失敖乡文化。中国有中国的作家,有没有诺贝尔文学奖,几千名中国作家都在默默写作,写中国的人和事。谁得诺贝尔文学奖,当然说明谁写得好。但是,为什么诺贝尔文学奖就一定是评价中国作家创作水平和业绩的标准呢?

诺贝尔文学奖是一个世界大奖,创于一九〇一年,每年奖一人,得主也有百把位了吧?有人统计,其中印欧语系作家占百分之九十二点五,汉语作家直至百多年后才占上区区百分之一,以前为零。世上使用汉语人数十多亿,约占全球人口五分之一,也即是说,汉语为世界最大语种,而读汉语文学作品的人,相应地是世上最大的读者群——仅从这个意义上说,难道莫言的得奖,不是“给诺贝尔文学奖带去了一些丰富的东西”?

文学奖不像跳高,越过两米五十就是世界冠军;也不像物理生物化学等奖,有一个相对“硬性”标准。所谓“具有文学价值的作品”,各人有各人的理解,言人人殊,只闻“所见略同”,不见绝对“共识”。那么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缺少为世上最大读者群写作的作家,则悖谬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普世性,怎么说,也不是它的光荣。说诺奖评委会不了解或者忽视这群作家及其读者也好,说它存在偏见也罢,总之,是它做得不够,不到位。不管意识形态如何,那么多中国作家勤奋写作,产生了各式各样巨量文学作品,不能说没有社会影响,就一概不如印欧语系作家及其作品吗?一些较小语种的作家,也得过这项奖,为什么偏偏缺少数量巨大的汉语作家?如此,像赵本夫所说,这个奖项还“好玩”吗?最多是,你们“玩”你们的,我们“玩”我们的——可如今不是“全球化”时代吗,大家须一起“玩”呀。

我愿意相信,由于汉语的独特性,也许诺奖评委会不甚了解中国文学,而对于“不了解”,自然不便评奖——但这是诺奖评委会需要克服和补正的问题,很大程度上不是中国文学的问题。中国文学自然存在有碍创作和“走向世界”的种种“问题”,但是哪国文学是纯然没有“问题”的?如今通过中外翻译家的努力,又经通晓汉语的诺奖评委马悦然先生积极推动,莫言等中国作家的优秀作品得以走向更广阔天地,在更多使用其他语言的读者面前展现了一个陌生而丰富、神奇的世界,并逐渐为他们所熟悉,乃至于诺奖评委会不得不注意到这些作品,今年“居然”给莫言评了个奖——如刘震云说,这无疑丰富了诺贝尔文学奖的内涵,是中国文学和莫言对这个奖项普世性和权威性的一个贡献。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当为此感到荣幸。

中国在目前的境况下,既能产生莫言这样的大作家,也就会有跟莫言比肩、为世界文学贡献更多“中国经验”的作家涌现。中国作家,加油啊,还会有人去斯德哥尔摩的!

《凤凰》的难产,又为这件艺术作品增加了看不见的内容。现在看来,这些艰难的过程都成就了它生命中的趣味。《凤凰》经历两年多的曲折后,在今日美术馆甫一亮相,就引来媒体关注,比如将它与当前流行的“环保”、“低碳”这些概念扯上关系,这无非是《凤凰》给大家制造的话题或者说一种假象而已。实际上,《凤凰》无法脱离它“破烂”的本质。用徐冰本人的话来描述,“它既凶又美,用这些破的材料弄出这么个大鸟来,感觉凤凰自己在制造一种伪装。好像凤凰为本身的生理做驱动,它就要梳理羽毛,让自己变得好看起来。就像穷人没有好的化妆品一样,最后用什么东西给自己乱抹一通,这也是民间艺术大红大绿的来源。”

郭敬明:新闻碰到就会看一下,不会特别去看。记者:每次说到你俩都会有点针锋相对,会不会介意?

康熙御书碑在广东原有二十方,其中肇庆十四方,但随着历史的变迁,现肇庆仅存以上五方敖乡文化。这些碑刻具有极高的历史价值和书法艺术价值,对研究历代古建筑的兴废、历史事件、民情风俗以及雕刻艺术等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和欣赏价值。

围绕本次邮票首发,石家庄市以历史文化资源为基础、以正定隆兴寺为平台,前期组织开展了“千年古城·美丽正定”著名国画家、书法家、摄影家下基层文化推广活动,用文艺形式记录了正定悠久的历史文化传承和经济社会发展新成就。

“3D报纸的尝试,是新闻界的一件好事,一件新事。对于新生事物,大家都应该支持和扶助。”湖南省新闻工作者协会理事会主席李凌沙表示,“如何将传统媒体与新媒体对接,既稳定传统媒体的固有阵地,又有新的扩展,是传统媒体需要研究的问题。”

艺术家徐冰喜爱穿白衬衫——他称之为“最隆重的打扮”。无论是他盛大的个展开幕式上,还是在各种接受采访的场合,白衬衫成为徐冰的“指定专用服装”,也成为他形象的一部分。“白色没有特别倾向,没有内容,说它是什么就是什么。”接受采访时,记者面前的徐冰依旧是白衬衫配黑色圆眼镜,恍然如“中年后”的哈利·波特先生。他谈起了自己重要的作品,话题涉及艺术创作,艺术生态以及艺术与社会的关系,而这一切,都要从他“变废为宝”的大型新作《凤凰》开始。

作家 中国 莫言

上一篇: 北京杂协今年重点抢救“老玩意”

下一篇: 成吉思汗陵举行哈日苏勒德大祭

网友评论:

来自洛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10

明明该浪的年纪却偏偏妄想执一人之手到白头,别再满腔哽咽跟他诉说旧日种种,难道你以为他会感动?回复


来自天长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10

亿万颗尘埃努力地聚合,才有了今天的地球。只要不轻易舍弃一粒沙子,你终将拥有一座城堡。勤奋做脚下小事,终有一天梦想会实现!回复


来自白银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10

人生在世,事业为重。一息尚存,绝不松劲。回复


来自运城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10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道一声珍重,那一声珍重里有甜蜜的忧愁。回复


来自峨眉山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10

三件让人幸福的事情:有人爱,有事做,有所期待。有人爱,不仅仅是被人爱,而且有主动爱别人爱世界的能力;有事做,让每一天充实,事情没有大小,只有你爱不爱做;有所期待,生活就有希望,人不怕卑微,就怕失去希望,期待明天,期待阳光,人就会从卑微中站起来拥抱蓝天。回复


来自界首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09

真心等你的人,他总会真心等下去,不愿意等你的人,总是一转身就牵了别人的手。回复


来自聊城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09

记住一句话:不要跟眼界不一样的人争辩。回复


来自株洲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09

最早写诗的几年,那些未成熟半成熟的意念都在指缝散作缤纷的雨回复


来自海宁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08

我以为时间还长,足够我去浪费;我以为时间还长,你可以等我去懂事;我以为时间还长,长大后你依旧会陪着我;我以为时间还长,我们会一直一直到永远。原来你老了,原来妈妈也会老。回复


来自扬中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08

对自己好,就要用心;对别人好,就要关心。看别人,烦恼起;看自己,智慧生。体谅别人,就会做人;清楚自己,就会做事。人经不起考验,故不要轻易考验于人。回复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