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门撤侨 华侨感悟】缅甸归侨回忆父亲为“侨”服务的一生


发布时间:2020-07-03 17:28:26 阅读量:453 作者:昌震

父亲一生经历很多,但这是他对自己的总结也门撤侨 华侨感悟。如果这是父亲留给我们最后的遗产,那么,我们又将这些宝贵的东西怎么传下去呢?

(白兰芳/口述林小宇/撰文)也门撤侨 华侨感悟

白兰芳,女,缅甸归侨,现年90岁,退休前任职于福建省中旅集团。

一九九七年白兰芳回缅甸时,在腊戍化南学校前留影。

现在自己也是老人了,很多时候都在回忆过去的日子,这些记忆就像天上的云朵,忽而飘近,忽而远去,但冥冥中感到那些过去的事,不仅是故事,更像是阐述道理……

1

父亲叫白三江,在很多有关缅甸华侨资料中都可以看到他的名字,当时他不仅是一位商人,也是一位爱国的华侨,从抗战开始,他就一直活跃在华侨社会中,以致很多人都认识他也门撤侨 华侨感悟。

其实,父亲一开始并不是“圣人”,因为他所在的缅北腊戍地区盛产鸦片,不经意中他也染上了抽鸦片的恶习。

后遇上了一位叫马润良的老师,他力劝父亲戒烟,在他的帮助下父亲终于戒烟,但戒烟的过程很痛苦,有时难受得全身发痛,就让哥哥弟弟在他身上踩,没有多久,戒烟成功,原本已经是骨瘦如柴的他,变得红光满面、肌肉发达。

父亲的生意是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时做的,当时缅北的仔梗是奇缺的战略物资,正好父亲在做这种土特产品,结果给他挖到了这桶金,而且数目可观。

有了钱后,他最想做的是在腊戍建中华学校,于是创办了化南小学,自任董事兼校长。学校的规模很小,就只有一位老师,就是前面说的那位马润良老师,这位老师博学多才,不仅懂得教书,还懂得药理,所以父亲认识他,是他的福分。

鸦片虽然不吸了,但父亲有了抽雪茄的毛病,这让他有了哮喘和咳嗽,但不管怎么说,他变得生性豪爽,心胸开阔,经常在他的商行里和朋友喝茶聊天,谈论的几乎都是国家大事。中国爆发抗日战争时,除了看报纸,听广播,更爱在家听留声机播放的抗日救亡歌曲。

2

五卅惨案发生时,父亲在化南学校召开滇粤闽三省侨胞会,成立济急团。九一八、一二八事变后,当地迅速召开侨胞会议,父亲担任主任,不仅宣传抗日,而且抵制日货,募捐资金,组织声势浩大的反日游行。

卢沟桥事变发生后,当地的华侨成立了抗日救国委员会,父亲被选为常务理事长,这是缅北华侨最高的组织,所做的工作自然是非常的重要。

虽然大家都做了大量的抗日救亡的工作,但这个组织内部并不团结,因为是三省的华侨,所以有时会各自考虑自己的利益。父亲说起这事时,总感到痛心,因为国难面前,中国人最需要的是团结,而不能计较省籍或者其他鸡毛蒜皮的事。

太平洋战争爆发时,父亲把我们4个在仰光读书的孩子,迅速撤到昔卜。随着日本人的步步压境,父亲又将我们送回国内,在离昆明不远的镇南鄂湘教区联合中学就读。

就在1942年,南桥疏散委员会“第一侨民招待所”成立,场所就设在父亲创办的化南学校的空地上新盖的棚屋里。这个昔日书声朗朗的学校变成了难民聚集的地方,对此父亲感慨很多,但无论是学校,还是难民所,都是在为自己同胞服务,有了这样的想法,父亲就不再难过。

3

随着仰光和曼德拉相继失守,缅甸的危机越来越恶化,日军向北推进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原本父亲他们的难侨委员会的人,也都成了难民。

父亲带着全家人乘着自家的卡车仓皇北撤,就在中缅边境时,和一辆军车相撞,卡车损坏严重,家里人只好丢弃满满一车的行李,带着几件衣服和金银细软步行走过边界。

当时我们四个兄弟姐妹在镇南关鄂湘教区联合中学读书,父亲想在镇南关和我们会合,要我们在路边等他们,可我们每天都守在路旁,看到像潮水一般的难民不停地从眼前走过,但就是看不到父亲母亲他们。

终于有一天,看到一辆卡车停在我们跟前,那不是我们家的汽车,父亲也不是坐在驾驶室里,他从车厢的行李堆上跳下车,母亲和小妹兰华也随之下来,大家抱在一起激动地哭了出来。

以往,父亲都是很严肃,很少在我们面前流露出感情,这次重逢,让父亲也禁不住泪流满面。

的确,这次他们的逃难真是死里逃生,在滇缅公路上,很多逃难的车翻到了山崖下,或掉进汹涌的大江里。有的人已经看到了江对岸的中国,但为了阻击日军的攻击,中国军队不得不炸毁了唯一的铁索桥,那些过不来的难民就眼睁睁地被日军屠杀。即使逃过来的人,当到了中国境内的保山市,又遇到日军飞机的轰炸,死伤无数。

所有的这些,父亲都逃了过去,所以看到了我们时,不能不激动地哭泣。

4

我们所在的联合中学也迁往贵阳,学校设在贵阳附近清镇的一所破庙里,没过多久,日军逼近贵阳,我们只好迁往重庆。在重庆,我们一家人又重逢了。

在重庆,父亲又开始从事华侨工作,他担任华侨协会的监察委员,和很多侨领共同工作直到抗战胜利。

这时我们几个孩子都已经大了,父亲考虑到我们以后的道路,于是我们留在国内,缅甸的生意则让表兄去经营,然后全家人在联合国救济总署协助下,经香港来到福建厦门。

在厦门,我们居住在南乔巷祖屋,这段时间,父亲并没有闲着,他通过广播了解国内外情况,有时还把听到的解放军胜利的消息告诉朋友,就在厦门即将解放前夕,被国民党特务抓到监狱。

就在解放军渡海进攻厦门时,国民党特务在监狱里杀害了数十名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由于时间紧迫,其余的人则由狱警处理,这些狱警可能在为自己留后路,就把所有的人释放出来,父亲由此又逃过一劫。

解放初期,在闽南一带有缅华难侨八九千人,这些人都想回到缅甸,父亲为此被推举为缅甸归侨复原委员会成员,协助联合国救济总署将归侨遣返回缅甸。到了1951年,因为生意上的事情,父亲就搭乘了联合国送侨的最后一艘轮船回到了缅甸。

5

这时的父亲年岁已高,并且原有的哮喘和咳嗽越发严重,在缅甸住了两年后,不得不准备回国,这时他接到邀请参加“爱国华侨归国观光团”,回国参加1952年的国庆观礼。代表团回国后受到了热烈的欢迎,毛主席等国家领导人在怀仁堂接见所有的华侨,这时,父亲忽然病发住院,错过了这个重要的接见,成为了他一生最大的憾事。

从那年起,父亲就再没出去过,但居住在厦门,他一样地还是在做华侨工作,他当选为厦门市第一届政协委员和第一届归国华侨联合会副主席。

……

同样一生都是华侨,一生都在为华侨工作,但父亲觉得毛主席领导的中国共产党才是中国的希望所在,因为在逃难重庆时,亲眼看到了国民党政权的反动和腐败,所以他才把希望转到了中国共产党。

他在一份材料里这样写着:“……陈嘉庚先生的慰问团从陕北带回来不少的消息,促使我的思想转变更快,逃难到重庆的那4年,天天看着重庆反动政府的丑态百出,这让我对他们失去了信心,直到抗战胜利后的政治协商会议召开,我才认识到中国共产党的伟大。”

虽然都是些过去的事,但想想也不妨,毕竟那是真实的经历,也是真实的感受。

松江区侨务部门接待了代表团一行,区委统战部副部长、侨办主任、侨联主席程瑜,侨办副主任、侨联副主席陆联群与代表团成员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交流。

东兴市委统战部、东兴市侨联的领导陪同调研。(完)

福建省侨办党组书记、主任曾晓民立即批示:“立即发动机关干部、离退休干部按通知要求捐款救灾”,办领导带头,各处室、直属单位踊跃参加向灾区捐献爱心款活动,截止6月28日,全办共147人参加,已收到捐款18450元。

私人碉楼因为基本不承担整个村子的防御任务,只是保全自己家族的生命财产安全,因而建在村子内即可,对选址没有太大要求。从现存的私人碉楼分布也可看出这一点,其分布在村子的各个角落,没有太明显的规律性。从形制上看,私人碉楼一般射击孔较少,并开有窗,便于采光。且一般兼具居住的功能,或是和旁边的民居配套,共同组成生活的居所。

缅甸 白兰 归侨

上一篇: 美侨领回乡筹备美国加州珠海联谊会成立工作

下一篇: 广东省侨办副主任为中山侨务干部授课

网友评论:

来自扬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03

愿那些错过的人,经历了颠沛流离之后还会再度相逢。回复


来自诸暨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03

三件让人幸福的事情:有人爱,有事做,有所期待。有人爱,不仅仅是被人爱,而且有主动爱别人爱世界的能力;有事做,让每一天充实,事情没有大小,只有你爱不爱做;有所期待,生活就有希望,人不怕卑微,就怕失去希望,期待明天,期待阳光,人就会从卑微中站起来拥抱蓝天。回复


来自双流县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03

起一座虹桥,指点着永恒的逍遥,在嘹亮的歌声里消纳了无穷的苦厄。回复


来自峨眉山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03

时光的残忍正在于,她只能带你走向未来,却不能带你回到过去。回复


来自荥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03

这一生,总有某段路,只能一个人走;总有许多事,需要一个人扛。别畏惧孤独,它能帮你划清内心的清浊,是你无法躲避的命运历程;别躲避困苦,莫让冷世的尘埃,冰封了你的笑容,迟缓了你的步履。忘不掉昨天,它就是束缚你的阴影;向往着明天,你才能清晰描绘它的模样。回复


来自玉溪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02

我自以为的坚强,在重逢你的那一刻,如数瓦解。回复


来自曲靖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02

世上最难的三件事是:不浪费时间,保守秘密,忘记别人对你的伤害。回复


来自万宁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02

爱情是以微笑开始,以吻生长,以泪结束。你出生的时候,你哭着,周围的人笑着﹔在生命的尽头,你笑着,而周围的人在哭着。你出生的时候,你哭着,周围的人笑着﹔在生命的尽头,你笑着,而周围的人在哭着。回复


来自眉山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01

人分两种,一种人有往事,另一种人没有往事。有往事的人爱生命,对时光流逝无比痛惜,因而怀着一种特别的爱意,把自己所经历的一切珍藏在心灵的谷仓里。没有往事的人对时光流逝毫不在乎,这种麻木使他轻慢万物,凡经历的一切都如过眼烟云,随风飘散,什么也留不下。回复


来自营口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01

你其实不是怕高,你只是怕坠落。回复